我是一个码农 我是一个有社交障碍的人

博客分类: 年少轻狂 阅读次数: comments

我是一个码农 我是一个有社交障碍的人

重复着卑微的姿态,守在原地,一直在等待,苍白的手指开始游离。闪躲着炙热的骄阳,凄凄凉凉,神经纠结,无从解脱。喧哗后的午夜,冰冷,透着丝丝可笑的孤独,昏黄的路灯。疼痛,从胃蔓延到心灵深处。开始分不清楚…………. 天气很热,城市很冷,心无知觉—–曾经自以为是的幸福和感情。在冷漠的流年中与其说无足轻重还不如说荡然无存——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

倘若“生活是一场赌博”

曾经和未来都是苍白着未完的赌注。温暖开始变的越来越寒冷,黑暗的恐慌磨灭了一些誓言,文字纠结,没有方向,空白是安慰神经的唯一方法。常常以为自己很勇敢,勇敢的不会对任何害怕,可是就连自己都不相信。谁来带我的灵魂。 宁静的深夜,整条街除了自己就只剩下肮脏的建筑,低着头,看着脚下,自己的影子,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诚的人。一直相信,生命的本相,不该在表层,而是在极深的内在,很难用语言文字去形容,只能偶尔透过直觉去感知它的存在,像来自灵魂深处。

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……

也许只有脚下的路,才是那么的真实,坚硬的路面和昏暗的路灯,似乎在阴冷的嘲笑,我承认我喜欢黑夜。喜欢黑夜里独自感觉仅有的心跳, 喜欢黑夜看不穿也看不破”欺骗” 喜欢黑夜它让我们失去了”眼睛“ 少了些借口 少了些留恋 少了些势力 少了些藐视 少了些虚伪 ……

努力敲打着keyboard大脑很快进入混乱状态,虚空般的空想,幻想未来,回想过去,若有若无的也会记起一些早该忘记的事情。

杂乱散落的代码和矿泉水瓶子,浓重的烟草味,突然之间,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黑夜中的声音很空,令人害怕,情绪,是一种疾病。

愚昧的人群,懵懂的神情。虚伪,夸大,鼓吹。冰冷的血,冷漠的面孔。排挤,压抑。恶毒的陷害。他们从母性的清泉中出生,被淹没在浑浊现实太过于现实的世界。

苍白,无奈。死亡,无休止的生存或死亡。没有人知道活着的真正意义,也没有必要去思考。有些人和事的出现,有一些洁白的真相和黑暗的阴影,互相映衬。 太初有道,道与神同在,道就是神。这道太初与神同在。万物是借着他造的;凡被造的,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。生命在他里头,这生命就是人的,光照在黑暗里,黑暗却不接受光 ——《约翰福音》

打破?重塑? 时而迷失,间或扭曲,却始终渴望救赎。暂无结果,突显虚无空洞。以至于有时连自己都遗忘了,是在等待。等待,思考,自省。时间这样过去就很好。身躯被万物缘法暂时奴役,却向往纯净灵魂的觉悟飞翔。

喜欢简单的生活,喜欢早出晚归,喜欢深夜游走自己的world,喜欢Alone 敲打着Word颠倒黑白.喜欢坐在路边看着车来车往感觉到大脑处于麻痹。喜欢到固定的地方买烟,在固定的时间失眠……情不自禁的回头。

生活简单到没有奢侈的轻松,简单地挥霍创意轮廓。最后一根烟,起身喝水,混合着烟草味的液体,吐入下水道,微凉的夜风从窗口进入,几乎冻结的空气伴随着花盆中无花果以及泥土的味道,一阵提神…..依旧习惯在午夜吸烟、码程序,强力伪装,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,我放开手,收到的尽是荒唐,沉溺在一个狭小“”肮脏”的空间,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人格分裂的病人,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,无法自拔。有些梦全都只是些懦弱的幻想,像是看似坚硬的蛋壳把我包裹在这个混沌黑暗的世界里,构筑我简单的过去,只不过现在蛋壳破了而已,蛋清流了一地。孤独、孤傲、阴暗、死亡,好象所有不好的词语都可以用黑色修饰。

黑夜只有自己,一个褪去了伪装、面具的、真实的自己。一天用来出生,一天用来死亡,在颓废中苟延残喘似的活着,在幸福刹那闪现的瞬间惶惶不可终日般的窥视着。

坚硬的脸,虚伪的微笑却抵达不了心的抵触。学着微笑。只是在回应。不是再奢求。一个人。习惯了便已无求。孤单也好。虚伪也罢。这样吧!

很久没有好好感受手指划过键盘对文字的依恋。独处,沉默或与所处环境格格不入分心走神时的胡思幻想,那些无法被谈论的东西,都只得在心中渲泄,发酵便罢了。常常觉得很多话无从说起。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交际障碍,始终无法逾越。

点燃凌晨的最后一只烟,静静的看着窗外,城市越大,人越孤独,物质越好,人越空虚,(一个人敲打两个键盘始终无法感觉幸福旋律)因为我们的灵魂总是迷失在这由自己创造的巨大的钢铁森林中,我们在现实的重压下寻找着自己小小的快乐。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不是改变自己,而是逃脱所有强行抹杀自由的束缚。这个城市的绝大部分已经沉睡在这个依旧喧嚣的夜里。

写了这么多,不知道会有谁耐下性子安静的看完,因为我们都太过浮躁 ———-祭奠06-22! ….. 013 凌波踏碎南柯梦 物物不疵窳 …..